我拿出最大的勇气﹐突然一把紧抓住美婷老师T恤下挺起的一双大奶奶。老师剎那间好像惊慌地颤抖一下,委曲的甩开我的手。

    「老师…我…我…你…」

    「不要开玩笑!这是上课中!」老师冷漠的说。

    我开始产生反感,然后变成悲哀。我的心里逐渐开始产生强烈恨意,而且愈来愈扩大。很显然地﹐因为强烈的性欲﹐我疯狂般的凶暴开始浮现,连自己也没有办法阻止。我开始脱掉上衣,老师看到我的这样子,感到惊讶。当我继续脱裤子和内裤时,她从内心产生了恐惧感。

    「你这是干什么?…阿庆…不要这样…你想做什么啊?」

    「老师﹗是你自己说如果我背得好﹐就让我随心所欲﹗要想干什么都行的﹗现在又出尔反尔﹐一点信用都没有﹗」我赤裸裸地站在美婷老师面前,哭喊出我内心的不快﹗

    美婷老师望了望我直挺挺地对着她的肉棒,下意识地笑了笑。向大门走过去﹐确定是关锁好的﹐又到窗户旁把窗帘都拉上。然后走了回来我面前﹐安抚我说﹕「我第一次见你这样反抗呢﹗你表现出过去从没有显示过的男性感。原以为还是小男孩,但实际上已经是男人了﹗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我对美婷老师的不定情绪﹐开始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这时候﹐美婷老师已镇静下来,以冷静的眼光凝视赤裸的我。坚硬挺立的肉棒,现在正挺立在她的眼前。她压低声音慢慢说﹕「你真是叫人头痛的男孩,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任性了…」

    我被指出心里的症结,更伤心了﹐哭冲向老师。美婷老师抱住我,在我的耳边轻轻说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了…你的欲望无法排泄…是老师不好,说的话没经大脑考虑你的感受。」她一边说﹑一边抚摸着我直挺的肉棒。

    美婷老师几乎像用催眠术般地让我安定了下来。她看到我可爱的面孔时,心里的理性慢慢消失。心里头明知这是不对的,但看到我那种哀求的表情,她不得不软化。

    「我…我要舔…再舔老师的妹妹…」我伸手进入美婷老师的短裤内,想把短裤和内裤一起脱掉。

    美婷老师抓住我的手想阻止,可是意外地发觉我的力量很大,她已经无法阻止。如果是在先前,她一定会大骂,可是现在不能那样做。只好以认命的心情,任由我的任性﹐把内裤完全脱去。

    那个令她怀念的舌头,在神秘处比下午时更卖力的舔着﹐更强烈的刺激感涌上她心头。虽然不想发出声音,拼命地咬住牙,但无论如何还是发出了﹕「啊…噢…噢噢噢…」

    美婷老师不停的挪动﹐想摆脱这欢乐。但她的扭转动作更增加了无比的快感。「嗯嗯…哦哦哦…嗯…用力…用力点嘛﹗」

    好像哭的喘气呻吟声听在我的耳里,我知道攻击到老师的神秘G处了﹐我跟加卖力的狂吸啜。

    我已把能老师阴唇的构造看得一清二楚,就是闭上眼睛也能画出来,早已在脑海里形成鲜明的一幅图案。首先将舌头卷起像一个圆筒,拨开小阴唇伸到里面去,然后来回进进出出的进行。有时吸吮阴核,或轻轻地咬。用嘴唇夹住小阴唇轻轻拉,这样一来美婷老师的性欲更加高昂。

    我还不时的把手指插入肛门里,在那四周轻轻抚摸抽chā﹐令老师的身躯不停的颤抖扭动。对老师来说,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行为了。不知何时,竟被我这个孩子的技术给弄得欲火焚身。总之美婷老师对自己这样情欲高昂的状态感到怨恨和无助。

    美婷老师开始抚摸我的头发,憋住声音皱起眉头,放纵在欢乐的世界里飘摇。「啊,就是那里!在那里用力地舔吧…」她这样在心里吶喊叫着,自己的手自然地放在乳房上开始揉搓。

    我这时候逗弄老师,突然停止行动﹐让阴部湿淋淋的美婷老师急躁起来。我把头移至面对面的凝视老师。

    「阿庆﹐求求你…不…不能停止…老师被你…弄…弄得痉挛了啊﹗」美婷老师哀求般的声音向我说出来时,我已经开始拉起她的T恤﹐那两颗木瓜...两颗木瓜般的大奶奶就蹦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「啊…阿庆…你…你…」美婷老师在陶醉中。